仓庚鸣

唯满侠镇某医馆两三事 16

郭笑尘杵在院门口等着秦墨辰,安小羽毕竟是姑娘家,重聚不久的弟弟又要走了,小肩膀情不自禁抖起来,不知不觉变成了秦墨辰哄姐姐“不哭不哭”。

医馆一大早窜进来一个跑肚拉稀的流浪汉,麻麻看见病人就像看见皇竹草的马一样两眼放光扑过去,等他从医馆里走出来,满院只剩年底的冷风。

“说好带我去长安玩——!”

青岩万花谷,丹青门下“麻麻”,轻功没学好,骑马常撞树,故而虽身为万花弟子,却连长安都没去过。

本想趁着送秦墨辰去长安搭车的机会游玩一番,却因为对于病人的执念,再次错过。

“说好20棵甘草还没挖。”秦墨辰被车子颠一下突然想起昨晚跟麻麻打赌输了,20棵甘草还没挖。

“你学神农了吗?”嘴里叼着一根黄不拉叽的狗尾草,郭笑尘翘着二郎腿在马车另一边优哉游哉。

“没学。”

“没学挖不出。”直到今天,秦墨辰才知道,原来挖草也是需要学的。

“教我嘛教我嘛。”陆汀抱着陆彻的大腿缠他教自己怎么跟唐门打架,总是输给唐羚羚有点不爽,偷偷揉捏一把师兄的肌肉顿时心情大好。

“贴上去,叽了咣当一顿艹,隐身抓出来,接着艹。”陆彻的教学方式一直相当耐心,不知为何一旦内容换成“怎么打唐门”就变得简单粗暴起来。

“没懂。”陆汀表示这种说明怎么可能懂。

“球球来,我揍你给汀汀看。”陆彻把烤好的羊肉串递给等待的客人,拍拍手招呼大徒弟。

“嗷?”专心琢磨怎么把袖弩改大一号的小唐门条件反射地回应师父,眼神还有些呆滞。

“呃……不用了。”看见姬元“嘶~”的眼神,陆彻斟酌一下利害,放弃了拿唐球球当人肉沙包的念头。

话音未落,突然一股钻心的疼,谁在他屁股上甩了个化血镖。

唐无风站在树上活动筋骨,指关节捏得咔咔作响,抽出多日没用的千机打开两翼,作为一个合格的唐门他脸上没有表情,但是全身散发出的兴奋隔着大老远也能感受到,水杉密密麻麻的羽状叶片在无风的环境下轻颤,窸窣着拂过陆彻的兜帽,落在羊肉串上。

“唔噗?”滚滚歪头瞅着自己怀里的竹子上突然多了两根硕大的羊肉串,虽然不明真相还是本着“粒粒皆辛苦”的原则吃了羊肉串。

陆汀和唐羚羚只看到陆桀扔了羊肉串换成双刀,然后人就不见了。

“猥琐流。”唐羚羚拿起摊子上刚烤好的羊肉串面无表情吃起来,随手给陆汀一串。

“你有资格说别人猥琐吗?”被隐身追命崩得很痛,陆汀不假思索咬一大口以解心头之恨“妈——!”

“喊妈做啥子?”

“……嘤。”陆汀看着羊肉串上那厚厚的辣椒粉默默流下两行清泪。

“小鬼。”唐无风已经从树上跳下来,一声“小鬼”声线无比亲密,这样的声音是因为谁呢?

“专心。”陆彻凭空出现在唐无风身后,自上而下笔直一刀,将唐无风的注意力全数拉回自己身上。

“呵。”前几日还用在情事上的匕首拦住弯刀,顺着刀刃弧度自下而上划过,金属摩擦的声音听得人头发竖起来,制造它的人倒是愉悦得很。

从恶人谷第一次相遇至今,无数次巡山抢人头,对于彼此的进攻节奏太过熟悉,什么时候流光囚影,什么时候爆蛋,什么时候缴械,飞星遁影喜欢放在哪,甚至什么时候偷着乐什么时候舔嘴角都记得。

不出所料,光明相火焰羽翼展开的同时,惊鸿游龙冷彻光芒覆盖唐无风全身。

“姬大夫,多谢。”唐无风的机关将陆彻锁在地上,火红翅膀颤抖一下,淹没在蓝色光芒里。

“不谢。”姬元掏出一盒羊脂,冷脸扔给越打越兴奋,已是箭在弦上的唐无风和陆彻,扭头招呼着小丫头们回避少儿不宜内容。

“斯父你试试看这……”唐球球举着改大一号的袖弩走近,被姬元抓住后衣领拖进树屋。

“不作,死就不,会死。”陆钦难得露出狡黠的笑,抬手缴了对方的械。

方离烬多方打探终于摸到了秦墨辰的踪迹,虽然料到小孩子出远门免不了有大人带着,还是没想到这护送的人居然是传说中的丐帮弟子。

所幸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陆钦穿了方离烬的南皇衣服,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大一小两个万花,于是那个丐帮抱着“打架先断奶”的念头当机立断贴到陆钦面前,然后被缴了械。

“哟,歪国人啊,”郭笑尘没了棍子,像搔猫儿的下巴一样对陆钦勾勾手指“爷陪你玩玩~”

“唔?”陆钦不由自主地微微仰起头,然后就再也没找着机会看清楚地面。

一套拳法,一套棍法,一壶笑醉狂。

“当中原人好欺负吗?”单脚踩着被打得眼冒金星爬不起来的陆钦,郭笑尘举起酒坛子大喝一口。

“艹……”方离烬春泥护花给了陆钦,太素九针连一针都没运完功,俩人一起横在地上就算了,让万花爆粗口的原因是,原本在马车里的秦墨辰不见了。

“墨辰!”郭笑尘对空荡荡的山谷大吼一声,回答他的只有回音,以及远处瀑布的飞流直下。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