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庚鸣

唯满侠镇某医馆两三事 12

方离烬走在扬州宽阔又干净的大街上心情舒爽,不仅仅是扬州城的闲适,也因为他们刚进扬州城时陆钦的行为。

刺客杀的人里免不了掺杂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一来二去,官府长长的通缉名单里除了唐门那一群没脸的,近年也有了明教这一群没脸的。

虽然方离烬多次评论通缉陆钦的肖像“太难看了,这是用屁股画的么?”,陆钦还是乖乖地每次进出城门要么暗尘弥散要么戴上兜帽坐在方离烬马后把脸埋起来。

今天也不例外,陆钦在城南树林早早隐了身形,紧抓方离烬长长的袖子跟着进城,刚过了城门那密密麻麻的守卫,方离烬被调戏了。

万花谷男弟子单看样貌气质确有几分吸引力,加上时逢盛世,男风早就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哟~万花谷的小哥来玩……噗咳”街边的小混混话没说完,陆钦也不管脚底下踩的是扬州城地砖,秒秒钟驱夜断愁,方离烬只看见凭空出现一只炸毛的喵把小混混按在地上,稳稳地往后庭插一把弯刀。

“他是我,的!”

“嗯?”方离烬将墨笔打个转优哉游哉挂回腰间,对着陆钦挑起眉梢。

“我是你的。”陆钦改口极其迅速,口齿清晰字正腔圆,普通话一甲汉语专八。

当然他只有这一句话说得顺溜而已。

“乖。”方离烬脸色平静地微笑一下,心中百万羊驼已脱缰般向西狂奔“师父我拐了个好棒的明教啊吼吼吼吼——”

这边方离烬边走边在心里得瑟着,那边陆钦的暗尘弥散一时半会儿不能用,已经放弃伪装被人群吸引着凑到一大坨围观群众中间去了。

“离烬——”陆钦的身材戳在扬州人民中间显得特别黑大壮,抬高双臂招呼的样子看着活像一只邀宠的大猫咪。

“怎么了?”方离烬穿过一层层路人凑近陆钦,官府后墙上铺天盖地的告示,不知道陆钦看见什么了那么兴奋。

“这个好,像很,贵!”陆钦指着其中一张纸,两个人头,白银五百两。

“别逗了,你自己就是被悬赏缉拿的人,揭什么榜哦。”方离烬深深怀疑刚才陆钦捅小混混的时候是不是把智力一起捅进了小混混的菊花,然后断在里面。

“私活!”陆钦大力戳着那张告示左下角,果真没有官印,只有一个不认识的家族图章而已。

“诶哟这个真的可以有……”方离烬把陆钦蹦跶掉的兜帽扣上,顺势揽入怀中避过巡逻守卫视线,感谢万花谷特有的长发,他抱着陆钦的时候从外人角度看就像两口子。

“离烬,这个有,多少?”陆钦没见过五百两银子,不知道是个什么概念。

“……一大盆。”方离烬用手比划个大圆。

“咱有多,少银子?”

“……一杯。”

“你快23,了,咱去,挣一大,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为了方离烬的生日也为了他们能早日攒够钱退隐江湖回老家结婚,陆钦双眼放光走到榜前伸手要揭。

“哈?”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唐门弟子吊着单眼眼角斜睨陆钦。

“嗯?”陆钦瞅一眼比自己矮了半头的陌生人,怎么有点儿眼熟?

“瓜批?!”

“nya?!”

眨眼的功夫,唐无风和陆钦同时蹦到房顶避开无辜群众,杀手的职业操守满分。

“哟瓜批没死啊~搁老子抢生意是活腻歪撒?”唐无风瞅见在自己千机下逃走的明教兴奋起来,吐掉嘴里半截辣椒一边后撤拉开距离一边扔机关准备开个鬼斧一波带走。

“哼!”陆钦的汉语系统受到巴蜀方言冲击,已崩,重启中。

“咳……”唐无风正要起手送走这西域同行,突然心口一疼全身脱力,顺着倾斜的屋顶滑了下去。

“嗯?”陆钦已经准备好怖畏暗刑,看见唐无风的样子竟不知所措,虽然是个做人头生意的,不过这种杀了没钱又没乐趣的目标他还是一点兴致都没有。

“少爷?!”眼看唐无风从房顶上滑下来,为了师兄“唐家堡最长时间不断腿的男人”这个光荣称号能够继续保持,唐球球不顾身在闹市,眼疾手快抛出子母飞爪把唐无风拉进怀里。

“……”唐无风呼吸急促说不出话,紧抓唐球球才没跪下。

“妈嗷……”唐球球自知敌不过明教,何况旁边那个万花好像还是一起的,秒秒钟抱起软成面条的唐无风蹭蹭蹭穿过人群溜之大吉。

蜀中唐家堡,鬼斧门下唐球球,身长六尺没有余,混入人群自带可移动的浮光掠影效果,跑路一流。

“人呢?”陆钦和方离烬对视一眼,表示这个小唐门的逃跑技术值得各门派学习探讨,深入研究。

半晌之后方离烬终于在扬州城里找着与那告示末尾的家族图章对应的大宅子,陆钦认识的汉字不多,使了暗尘弥散蹲在房顶等方离烬谈生意。

不多时方离烬面瘫着迈出院门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坏的?”陆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坏消息是,东家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在哪,咱得自己找。”

“咳……好的?”

“老子把赏金抬上了一千!”方离烬得意地一甩头,发饰砸在陆钦脸上留下个花印,不过谁都看不到就是了。说话间方离烬瘦长手指摊开东家刚给的两张肖像,墨笔被吓掉地上

“如此赶尽杀绝……?”

肖像一男一女,男的名叫秦墨辰,女的名叫秦羽,都是小孩。

陆钦不会算中原历法,实际上今日就是方离烬的寿辰,然而陆钦能有这份为他攒钱的心,方离烬便已知足,只是这贺礼建立在两个孩子的性命上,似乎……太沉重了。



——TBC——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