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庚鸣

返魂香

前阵子听说明唐贴吧新吧主是圈外的,发帖“希望大家多讨论关于明朝和唐朝的事”,于是开了脑洞。

时间:明朝

cp:明唐

角色名字是穆斯勒起的。

那夜霜重露正浓,唐泣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北方天气实在干燥,加之多日绝食,舌头已经麻木得分辨不出唾液与血液,恍惚间有些头晕,索性向后倚靠在墙角,陆繁笙用近乎乞求的语气要他吃饭,西域人的手抓饭闻起来不错,但唐泣铁了心寻死,任凭陆繁笙如何威逼利诱均毫无用处。

唐泣是个锦衣卫,陆繁笙是他的目标。唐泣刺杀陆繁笙时被自己人出卖落得被捕的境地,尝试几次逃跑失败后选择玉碎,然而陆繁笙夺走暗器与毒药将他囚于室内,万般无奈之下唐泣选择绝食。

陆繁笙是个刺客,智勇双全的那种,当年初出茅庐第一次遇险,唐泣救了他,从此这个唐门便住进陆繁笙心里。那天陆繁笙捉住这个锦衣卫本想一刀了断,鬼使神差地,他把锦衣卫的面具摘下来,看到那张脸他发自内心感谢明尊让他们再聚。可唐泣早已忘记他。

唐泣是陆繁笙的憧憬。

陆繁笙是唐泣的敌人。

纵使相逢应不识,陆繁笙觉得这大概是明尊给他的考验。

“唐泣,我去任务,你吃饭。”

没有回应。

陆繁笙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似地折回来,打开箱子拿出一只香炉和一个油纸包,将那包里的东西放进香炉小心翼翼点燃,唐泣没用过熏香,但看那香炉的做工也知道该是哪位王公贵族府上的东西。

“我很快回来,好东西,你用。”陆繁笙觉得贵族府上的都是好的,献宝一样给唐泣点燃熏香,轻手轻脚迈出门去融入夜色。

室内再次陷入寂静,只有唐泣自个儿的呼吸声和熏香油掉进火苗的嘶嘶声,完全封闭的室内香味越来越浓,唐泣心里暗骂哪个瓜娃儿做的香这么呛人。

不知过了多久,唐泣看到摆香炉的那个墙角里一个白影若隐若现,连忙摇摇头再定睛一看。

“乖乖……黑白无常是真的嗦……”唐泣心中一声轻叹,六分解脱,三分愧疚,还有一分不舍,未及报答父母养育之恩,便已是一脚阴一脚阳的将死之身。

“阿唐……唐……”墙角的白影由虚到实,从矮桌落到地面,贴身劲装,白袍兜帽,镶嵌金属的黑靴踩在地上不声不响,似乎很急切地朝唐泣移动,无奈烟雾聚拢的速度很慢,他只能挪动。

“黑的那个呢?”唐泣有些想笑,传说中厉鬼勾魂无常索命好不威风,原来无常走路这样慢,而且也不是黑白两个一起行动。

“唐……唐……我来接你……接你……”这“白无常”的声音也像烟雾般飘忽,那份心急如焚倒是无比清晰。

“好撒,”阎王爷翻了老子生死簿老子能不走吗?不知是饿的还是熏的,唐泣脑袋犯浑,一双星目聚不起光“老子跟你走。”

“嗯!我们,约好的。”得到回应的“白无常”抽出背后弯刀,寒光划过,锁住唐泣的铁链应声而断,“白无常”以异常的热情抱住唐泣将他扶起来,转身朝墙角的香炉走去,月色下他们每走一步,脚下的影子便淡一分。

吱呀——

“谁?!”陆繁笙在回程路上隐隐有一种不祥之感,推开门的刹那他看到唐泣和一个白袍人的背影,双刀即刻持于手中,夜晚的大风吹进门,陆繁笙长袍猎猎勾出紧绷身形。

“嗯?”听到惊呼,“白无常”侧过身子面朝陆繁笙,大风吹落了他的兜帽,惨白面容被月光映照,陆繁笙看到那张脸顿时骇得如同凝固了一般。

竟是与陆繁笙一模一样的相貌。

香炉里的火苗被呼啸进门的夜风吹得抖动两下,火光一虚一实,终是熄灭了去。

室内空余曾经锁住唐泣的镣铐,一只刚刚熄灭的香炉,以及满室被大风吹散的烟雾下,陆繁笙嘴角的自嘲。

*****

大唐开元年间,唐门弟子唐企遭贼人出卖被捕,其挚友,明教弟子陆绝影闻讯相救,冲破重重阻隔,在推开关押唐企牢房门的瞬间被乱剑穿心,身受剧痛而死,不知己身已是鬼魅,徘徊于唐企牢房旧址数百年不曾转世投胎,鬼差道士对他束手无策,于明朝末年自行离去。

大明天启五年,唐门弟子唐泣,失踪。

作为友人无法拥抱你,作为敌人无法占有你。

——END——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