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庚鸣

千机不发 07

唐门机关遁甲之术沿袭于墨家,无论什么机关,皆是直截了当没有任何多余部件,刑堂内的机关甚至连唐字标志也一并省去。

从刑堂后门跑出来的小弟子躺在熊猫肚子上昏昏欲睡,突然间那熊猫排出一股五谷轮回之气,呛得小弟子急忙爬去一边,双手从水塘里捧了些水往脸上撩,浸湿了鬼面这才想起摘下来,鬼面下眉目清秀纯良,与唐家堡内外冷冽肃杀之气格格不入,小弟子抬头看看月亮,估摸着时辰已至,甩干鬼面上的水渍重新将自己的五官遮住,推开刑堂后门重新走了进去。

那个虎落平阳般的师兄在铁床上正当昏睡,卸下暗器与软甲的唐无风看上去比白天单薄许多,深蓝布衣被冷汗打湿紧紧贴在身上,几缕长发紧贴颈部弧度蜿蜒进领口,手腕脚腕皆是挣动时与镣铐摩擦留下的痕迹。唐门中人很懂得让人开口的方法,除去镣铐摩擦的印记,全身上下找不出一处外伤,却是令人生不如死。被刑堂机关肆虐过后的唐无风晕死过去浑然不觉有人近身,几缕长发掩映下面色苍白眉头紧皱,眼睫上带着未干的水汽,泛白双唇上留着两个虎牙咬出的伤口,平日里锋芒毕露,如孔雀般骄傲的气质消失殆尽,若不是呼吸尚存,简直如同空壳一般。

镣铐被解开时与铁床磕碰的声响回荡在阴暗室内,小弟子伸手揉一揉唐无风眉心,却是无论如何也揉不开,心下一叹早知刑堂机关这么可怕,他无论如何也要自己动手,好歹能够掌控着力道,只是他太软弱,反倒让唐无风加倍痛苦。

“少爷,醒醒,醒醒!”尝试多次无法将唐无风以任何姿势从床上搬下来,小弟子拍着唐无风脸颊将其唤醒,醒转的人目光游移,眼圈红肿得只能睁开一条缝,摸索着从侧边滑下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不回……回家……”沙哑嗓音从地上那一团颤抖的深蓝色当中传出,唐无风第一时间拒绝回家,他不想让寄词看到自己连站都站不稳的样子。

“啊?”许是那声音太模糊,小弟子蹲地上凑近了追问着。

“妹儿……会哭……不回……水。”喘息间憋出破碎语句,出了太多虚汗,严重缺水的唐无风挣扎着把自己的意思传达给面前的小弟子,虽然看不到脸,凭声音也认出了这是谁,没猜错的话应该会答应。

“少爷今晚睡我那里吧。”舀来一瓢冷水递给唐无风,看着平日里耀眼如星辰的人咕咚咕咚灌下去,一口答应下来。

月上树梢,历来被逆斩堂守得如同铁桶般的欧冶子别院愈发戒备森严,层层密林深处,普通弟子的小屋比起内堡简陋得多,唐剡手执酒盏坐在屋顶小酌,远远望见唐无风被人扶着走近便隐去身形等那二人进门。

“球球,摘了鬼面吧。”坐在外屋小板凳上,唐无风背靠方桌缓口气,抬手揉一把矮小弟子的头顶。

“唔……对不起。”被叫了名字的小弟子后退半步,偏过头缓缓将鬼面摘下,清澈眉眼已经哭唧唧地皱成一团。

“瓜娃子……不怪你。”到底是家里养着妹妹的人,唐无风搂过唐球球哄着“球球要是觉得对不住,明天一早哥带你们训练,机灵点儿。”

“嗯!”唐球球一把将脸上鼻涕眼泪一并抹了,找来布条给唐无风包扎右手上那窟窿,“这……观音泪?”

“啧……”唐无风眼色一暗,避免回到内堡一来为了不让寄词担心,二来不想让人看到他手上的伤口,内堡里认得观音泪的人不在少数,万万没想到唐球球区区一个外堡遗孤,连乾坤一掷都没学完竟然识得观音泪,竖起食指立于唇前做个“嘘”的手势

“别问,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

“还算聪明。”屋顶上,唐剡屏气凝神将屋内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料到唐无风在伤愈之前绝不会踏入内堡半步,早早等在这里,当下确认唐无风不会走漏秘密便使了轻功离开。

次日清晨,别院广场上,杀手们挨挨挤挤围观傲骨师父和新来的教习切磋武功。

唐傲骨主修静心诀,唐无风主修天罗地网,一个擅隐匿,一个以守为攻,二人僵持足足两盏茶的功夫,唐无风的机关埋了一轮又一轮,直将时隐时现的唐傲骨逼至角落,围观的杀手们都要失了耐性,终于见到唐无风埋下飞星遁影,提着扶摇直上的气息攻向唐傲骨消失的位置。

一切都是电光火石间的事情,唐傲骨凭借着老道的经验和比年轻人强了不止一个档次的耐性,未伤分毫战胜这个后辈。

“承让。”

“多谢指教。”

围观杀手虽然没看明白也纷纷鼓起掌,末了唐傲骨轻咳一声便放下手听师父训话。

“这位是唐无风,来别院做教习,那边的小娃儿,你们以后听他的,莫要给老子丢脸。”唐傲骨说完,便背着手转身回了正堂。

唐无风对诸位同门抱拳一礼,腰背挺直手腕有力,丝毫看不出他昨晚受了多大的罪,礼毕并未多说什么,径直带着小弟子们朝天坑方向走去。

“他就是唐无风啊。”“哇这个师兄我知道!超帅的。”“原来好像是密房里做暗器的。”“啧啧啧力堂的人贬下来做教习喔?”“无字辈诶,旁系的小少爷呢。”“他犯什么事儿了给贬来咱这儿。”“长得还行,就是太锋利了,不喜欢。”“听说就是他出错才把大小姐丢了。”“嘁,不过如此嘛。”“嘘,小声点儿,别给听见了。”

身后一片窃窃私语被唐无风听得明明白白,从暗器房到别院,这之间的落差之大足以让人嚼舌根,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他失手丢下书雁姐的事一夜之间传遍唐家堡内外,被人指点脊梁骨也是自然。

右手覆上微凉温度,唐无风低头看到唐球球抓着他的手指撅起小嘴满脸不乐意,闪亮眼眸分明盯着他右手包扎的布条,唐无风简直能透过他的脑门儿看到那小脑瓜在转动。

“别想了,”唐无风揉一把毛茸茸的脑袋,突然发觉自己竟然会在长辈和寄词以外的人面前放低身子,不禁心下叹道他唐无风也开始被磨圆了“球球,你若是发现了什么,不要说出来。”

逆斩堂宁静屋内,唐傲骨看着桌上几份书稿出神,门外那些八成活不过三十岁的杀手对唐无风指指点点的话他闭着眼睛也能猜出个大概。

被贬?下放?刚才切磋武艺他摸了这后辈的底细,凭唐无风的身手胆识,不可能一辈子做教习,回归四堂是早晚的事,而唐无风如今带领的这些小娃,十几年后将是逆斩堂的中坚力量,待到新老交替,别说唐无影,就算是他唐傲骨的话也不一定会听,通通会是唐无风的心腹,那些幸灾乐祸的都是些瓜货。

假借惩戒名义,提前十几年挖走逆斩堂的利刃,结束别院与四堂分庭抗礼的局面,唐傲天当真下得一手好棋。

“罢罢罢,终究是为了无影好,老夫且看无风能活到几时。”放下手中已经微凉的茶盏,唐傲骨心心念念的依旧是他的亲儿子唐无影。



——TBC——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