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庚鸣

千机不发 15

昆仑山一年到头见鬼的冷,对于巡山这档子事,陆彻和唐无风那是一百个不乐意,俩人互相看着对方胸前那一大片裸露皮肤以及上面的吻痕牙印面面相觑。唐无风自知巴蜀人的抗寒水平,提好裤子便开始翻箱倒柜,抖出一件白色大氅,羊毛领子看上去很暖和,唐无风满意地笑笑,穿好衣物装备出门去。

陆彻已经骑上马在不远处集合,身上除去明教破军以外多了一件兽皮马夹,看上去比平时更壮实了些,谈笑间一回头正看到唐无风裹得像个雪人似地走过来,一双星目在陆彻马后的道姑身上停留数秒,扭头爬上李狗蛋的里飞沙后座。

“唐?!”唐无风与别人同骑一匹马这件事让陆彻非常地不舒服,他对两人关系的定位是床伴,内心深处似乎又不仅仅是床伴而已,这种微妙的不平衡究竟在哪里,旁人早就看得明白,唯独他始终没有搞清楚。

“咋个嘛,这瓜娃儿看着比你暖和,而且安全。”唐无风一脸理所当然地敲了敲李狗蛋的盔甲赞不绝口,后者却被陆彻一双异瞳盯得发毛,驱使胯下骏马向前走两步,让唐无风下马将那道姑换过来,大姑娘抬头瞧见银甲红袍的天策对自己伸手邀请,霎时两颊绯红,上马便一副小鸟依人状环住李狗蛋的腰,可怜李狗蛋虽长相不丑但名字取得太磕碜,20年来第一次被姑娘抱腰,当下兴奋得打个雷御奔突窜了出去。

巡山的日子不好过,唐无风初来乍到非常不适应这冰天雪地,羊毛大氅虽然够厚实,但一旦千机匣端在身前,冷风便长驱直入将他吹个通透,后来实在被冻得厉害,指尖摆弄千机匣的动作不大利索,眼瞅一场势均力敌的遭遇战即将落了下风,唐无风原地浮光掠影隐去身形。

没有追命箭的隐身并没有给浩气带来什么威慑力,在他们看来不过是身子单薄的天罗垂死挣扎而已,然而眨眼功夫唐无风窜上天架起机关翼悬在头顶数十尺的半空,陆彻心领神会移动到唐无风正下方,果不其然头顶那个身影瞄准地上一群浩气侠士扔下一堆机关,随后便向远处坠落过去,陆彻站在唐无风的机关中央,14尺极乐引足够覆盖机关范围,拉着一群人吃足唐门的毒。

“陆彻干得漂亮!”叶长生大声夸奖一句,风来吴山转个痛快,战局扭转,不时便只剩下这一群恶人还站着,一片欢呼和夸赞中陆彻径直穿过人群去冰块后面找唐无风。

唐无风背对他好好地站着,身姿依旧挺拔,这让陆彻松了口气,昆仑冰原和大漠很相似,目之所及浑然一色,视觉上很容易失去距离感导致摔伤。

下一秒陆彻顿时不轻松了,唐无风身前站着两个小姑娘,虽然身高只到他腰部,但衣服上蓝色釜鼎标志清晰可见,看她们手中武器一个五毒一个万花,而此刻的唐无风指尖勾在千机匣上停顿一瞬,之后合上了武器。

陆彻远远看着她们跑远了才走过去,他不知道唐无风为什么要放走她们也没兴趣知道,这么小的孩子卷入阵营之争,十有八九是长不大的,并不能构成什么威胁。

弯刀在手中翻个花收回背后,金属摩擦的声音让唐无风回头“唐,走吧。”

“嗯。”两人一同折返回去与其他帮众会合,不料一转身正瞧见叶长生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远远看着他俩露出玩味一笑。不用问也知道,方才唐无风放走那俩小姑娘,他应当是看到了。

之后几天过得稀松平常,大事儿没有,小事儿不断,那天巡山遇到的两个小姑娘后来又在附近出现过几次,但只要恶人这边不动,两个小孩挖一些矿石便离开了,也算是相安无事。

是日天气转暖,阳光照着还算舒服,叶长生饭后闲逛一阵来到陆彻住处。

“嗯?帮主何事。”陆彻在后面洗碗,前屋只有唐无风一个人,瞧见叶长生进门起身简单抱个拳。

“近日天气不错,帮本少押一批物资到前线据点。”叶长生也不客气,坐下自个儿倒了杯茶水顺顺午饭。

“老子……我们只干过劫镖,护送喊个天策不是更好么。”唐无风也给自己来碗茶压压惊。

“劫镖惯犯更懂得如何防止被劫。”

“我晓得了。”随手朝陆彻的屁股丢出一枚无毒飞镖,唐无风语调不自觉地有些上扬“要得不要得嘛?”

“要得,不要甩屁,股疼。”陆彻扭一下腰身躲过飞镖,动作比起平时有些慢,捉着一块半湿抹布擦干净灶台方才来到前屋,正对上叶长生有些惊讶的眼神。

“陆彻,你不是上面那个吗?”

“麻将,输了。”

一口茶水呛着嗓子,叶长生一边咳嗽一边掏出一只蓝色卷轴放在桌上,脸上神色有些复杂地摆摆手出门去。

“哎……写的,什么?”

“白银三千两,送到巴陵。”揉一把陆彻后腰,唐无风起身开始换衣物装备,全身上下甚至头饰里也藏了迷神钉,整个一只人形自走暗器囊。

“三千,两是多,少?”陆彻没那么多东西,穿好衣服背上弯刀便准备好了,看着唐无风抠开机关小猪的屁股拿出八组机关。

“有两个你那么重的一箱银子。”

“哇。”

——TBC——

评论(2)
热度(10)